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
高級搜索

國家扶貧日 | 平凡故事 偉大傳奇

時間:2019-10-17

  “70年來,中國人民發憤圖強、艱苦創業,創造了‘當驚世界殊’的發展成就,千百年來困擾中華民族的絕對貧困問題即將歷史性地畫上句號,書寫了人類發展史上的偉大傳奇!”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招待會上的鏗鏘話語,振奮人心、催人奮進。

  偉大傳奇,由一個個平凡的故事匯聚而成。今天是我國第6個扶貧日,也是第27個國際消除貧困日,讓我們一起通過幾個故事,回顧黨的十八大以來扎實推進脫貧攻堅的歷程。

閩寧鎮:因扶貧而生,為脫貧而建

  改革開放以來,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脫貧攻堅戰力度之大、規模之廣、影響之深前所未有。

  在寧夏銀川西南50公里,永寧縣以西、賀蘭山以東,寬闊的道路指向一個6萬多人的小鎮。

  這個小鎮以“閩寧”為名——1997年,福建和寧夏兩省區商定在這里組織實施對口扶貧協作,建設一個移民示范區,以兩省區簡稱命名。一場跨越2000多公里、歷時20余年的閩寧協作由此展開。

上圖為閩寧鎮建設初期的資料照片;下圖為現在的閩寧鎮原隆村全貌

  “剛搬來的時候,什么都沒有,我是第一個建房的。我自言自語說了這么四句話,天空無飛鳥,地面不長草,十里無人煙,風吹沙子跑。”謝興昌是閩寧鎮第一代移民,1997年底,他帶著全家老小、全部家當搬來時,這里還叫作閩寧村。

  從西吉縣搬來的謝興昌,覺得自己選了一條正確的路。他的判斷標準非常樸實,第一次來這里考察時,掰了當地種的4個老玉米、4個高粱穗回去,一稱,比自家種的整整重了一倍!謝興昌回到村里,就這么動員了10戶村民一起搬到閩寧村。

  1998年,搬出來的第一年,謝興昌在閩寧村改造的沙地上種的玉米能產800斤、900斤。那一年,閩寧村搬來了300多戶村民,懷揣希望在這里安家落戶。

  那一年,福建省給閩寧村派來了專家、教授,教移民種植蘑菇等技術。從打棚、制菌,挨家挨戶手把手地教,直到蘑菇賣了,專家們才走。謝興昌回憶,村里300個蘑菇棚,最不行的也收入了七八千元。

  遷得出、穩得住、致得富,閩寧村陸續接納了西海固地區六個國家級貧困縣的4萬多移民,從地上不長草、風吹石頭跑的荒蕪之地,發展成為常住居民6萬多人的閩寧鎮。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閩寧鎮駛入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快車道。一批水電路基礎設施和土地開發整理項目建成投用,菌草、黃牛、葡萄、勞務四大產業初具規模,建成閩寧扶貧產業園、閩寧產業城兩大園區,形成了“特色種植、特色養殖、光伏產業、旅游產業、勞務產業”五大主導產業格局。

  如今,謝興昌家寬敞整潔的小院里,桃樹、棗樹長勢喜人。他念叨著,最開始住土坯房,后來換成磚瓦房,再后來換成板房,到如今二層小洋樓,不過是20年間的事。

 上圖為閩寧鎮建設早期開發建設者的住房;下圖為現在的村民農家小院

  因扶貧而生,為脫貧而建,閩寧鎮從無到有、從窮到富,成為中國東西協作和易地搬遷扶貧的樣本。

  中國大地,這樣的生動故事不斷上演,匯成波瀾壯闊的“脫貧答卷”——農村貧困人口減少7億多,對世界減貧貢獻率超過70%;從2012年末到2018年末,全國農村貧困人口從9899萬人減少至1660萬人,累計減少8239萬人;截至2019年7月,全國已有436個貧困縣摘帽,超過10萬個貧困村脫貧,交出了我國減貧史上的最好成績單。

十八洞村:扶到點上,扶到根上

  新中國成立以來,我們黨帶領全國人民持續向貧困宣戰,從救濟式扶貧到開發式扶貧再到精準扶貧,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。

  一大早,湖南湘西十八洞村的村民施全友就接到了游客訂餐的電話,他和妻子孔銘英急忙進行菜式搭配,為游客準備午餐。

  施全友夫妻倆經營的“巧媳婦”農家樂,原本是自家老宅,以前“雨天在屋里還要打把傘”,如今早已修葺一新。門前空地對著山谷,視野開闊。空地上搭著涼棚、掛著燈籠,十來張小桌前坐滿游客。“最多時一天有200多人。”

  施全友多年來靠外出打工維持生計,“做夢都在想窮日子啥時候才能過出頭”。2013年11月3日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十八洞村,走進農家院壩和鄉親們一起聊脫貧致富。正是在這里,習近平總書記首次提出“精準扶貧”。他希望干部和村民一起探索出可復制、可推廣的“精準扶貧”模式。

  2014年年初,縣里派出的精準扶貧工作隊來到十八洞村,與村民同吃同住同勞動。他們給每一個貧困戶都建檔立卡,從精準入手為貧困山村尋找脫貧路。

  在十八洞村,扶貧工作隊首先是攻破“等靠要”的思想,調動群眾致富的內生動力,然后因戶施策,甚至因人施策。在他們的幫助下,經過籌劃,施全友開起了十八洞村第一個農家樂,地道的農家飯,價廉味美,幾乎天天都有游客上門。有一技之長的村民龍先蘭養起了蜜蜂,并注冊了自己的蜂蜜品牌。會苗繡的村民石順蓮農閑時靠自己的絕活,一個月能多收入1500元。

  “有一雙手在,只要肯做,就不怕沒吃的沒穿的。”2018年,十八洞村人均純收入超過12000元,130戶512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穩定脫貧,成為全國踐行“精準扶貧”理念,脫真貧、真脫貧的一個范例。

  每個脫貧故事背后,都是一個系統工程。“發展生產脫貧一批,易地搬遷脫貧一批,生態補償脫貧一批,發展教育脫貧一批,社會保障兜底一批”,國家實施“五個一批”,精準施策,對癥下藥,越來越多的貧困戶找到脫貧“金鑰匙”。

云南貢山獨龍族:“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”

  從貢山縣城出發到獨龍江鄉,沿群山盤旋而下,一座漂亮、現代的江邊小鎮讓人眼前一亮。

  1994平方公里的獨龍江鄉,號稱“西南秘境”,是全國唯一的獨龍族聚居地。獨龍族是我國28個人口較少的民族之一,千百年來,獨龍族群眾住茅草房,過江靠溜索,出山攀“天梯”,狩獵捕魚,刀耕火種……直到新中國成立后,獨龍族才從原始社會末期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,完成了社會制度的跨越。但峽谷深邃、雪山阻隔,每年有半年時間都是大雪封山,到上世紀90年代,獨龍族同胞除了救濟糧補貼,還要靠挖野菜、打獵打魚貼補。

  “全面實現小康,一個民族都不能少。”1999年,在高黎貢山3000多米的雪線上,國家投資1億多元,修通了獨龍江簡易公路;2014年,投資7.8億元提升改建獨龍江公路,從縣城到達獨龍江鄉的時間縮短到了2小時以內,大雪再也封不住獨龍人。獨龍江公路上的高黎貢山隧道即將貫通時,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,希望獨龍族群眾“早日實現與全國其他兄弟民族一道過上小康生活的美好夢想”。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圍繞“整鄉推進、整族幫扶”,云南省成立專項領導小組,32個省級部門參與獨龍江鄉脫貧攻堅,怒江州里派出100多人的獨龍江幫扶隊。獨龍族人積極響應號召,學開車、學特色農產品種植、學管理、學科技,通過搬遷,蓋新房,扶持種植特色農產品等方式,努力甩脫貧困帽子。

  巴坡村村民馬文軍是獨龍江鄉第一批草果種植戶,現如今他種植的草果已發展到60多畝,馬文軍也成了當地先富起來的人。“村民們都有了自己的支柱產業,錢袋子也鼓了起來。大家以前是種什么吃什么,現在則是想吃什么就買什么。”

  2018年年底,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,當地群眾委托鄉黨委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,匯報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的喜訊。在給總書記的信里,獨龍江鄉黨委欣喜地報告:全鄉種植草果近7萬畝,產值743萬元;公路通百業興,全鄉一半以上的農戶都買了機動車;過去獨龍族群眾結繩記事、治病靠命,如今33名孤寡老人住進敬老院,小學生入學率、鞏固率和升學率均為100%,獨龍族有了第一位女碩士……2019年4月,習近平總書記給鄉親們回信,祝賀2018年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,同時強調脫貧只是第一步,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,勉勵鄉親們為過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繼續團結奮斗。

  獨龍族群眾日子越過越好,不僅是當地跨越發展的真實寫照,也是我國脫貧攻堅不斷取得實效的生動縮影。翻天覆地的變化,回應著以往的付出,更啟迪未來的奮斗。脫貧攻堅戰已到決戰決勝時刻,艱巨繁重的任務不允許絲毫懈怠。拿出“敢叫日月換新天”的氣概,鼓起“不破樓蘭終不還”的勁頭,一鼓作氣,盡銳出戰,就一定能啃下“硬骨頭”。

  不獲全勝不收兵。打贏脫貧攻堅戰,中華民族千百年來存在的絕對貧困問題,正在今天歷史性地得到解決。

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郝思斯)

天津11选5玩法介绍